杜仲直接打给毛强

作者: admin 分类: 万发彩票 发布时间: 2018-11-21 19:36
被愤怒掌控了头脑。”
  “是,师父。”
  “徒儿先走了。”
  杜仲答应一声,急忙转身离开。
  望着杜仲离去的背影,木老双眼一颤,眸中闪过一丝无比冰冷的寒芒……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追寻慕儿的踪迹
  当然,木老所针对的,自然不会是杜仲。
  而是周家。
  “周家!”
  木老深深的吸了口气,眸中寒芒迸发的同时,呢喃道:“我们之间的新仇酒恨,早晚我会一块报了。”
  “你们要是敢让人来废我徒儿,可就别怪我跟你们鱼死网破!”
  呢喃到此,木老猛的一挥衣袖。
  一个转身,身体腾飞而起,快速没入黑暗。
  就在木老离开的同时,杜仲已然来到前山。
  “唰唰唰……”
  刚来到前山,杜仲就被数道红外线,瞄准了脑袋。
  “粽子!”
  一个惊呼声传开。
  周围的黑暗中,顿时跑出来九个人,每一个人手里都抬着一把经青雉的手,改造出来的红外线狙击步枪。
  “我回来了。”
  望着九个为了自己,悄悄躲在黑暗中戒严的兄弟,杜仲心中一阵温暖。
  “好了就好。”
  众人冲上前来。
  “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杜仲重重的点点头,张口道:“这都快两天一夜了,都去好好休息吧,不用再戒严了。”
  见到杜仲神色不对。
  老妖立刻走上前来,双手一放,任由枪械挂在脖子上,然后一把抓住杜仲的双肩,问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一起扛!”
  “没错,一起扛!”
  “我们是兄弟!”
  其他人纷纷附和。
  “没事。”
  杜仲神色一松,但脸上还是有着一些苦涩,张口道:“我先回家一趟!”
  话声一落,杜仲就急匆匆的开着车,就要朝山下赶去。
  “杜哥!”
  没等杜仲把车开出种植基地的大门,杨天辰的大吼声就传了过来。
  “怎么了?”
  杜仲转头询问。
  “是这样的。”
  杨天辰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张口道:“灵茶的样品已经出来了,有时间的话,我想让你先去确定一下质量,达不达标。”
  “改天吧,我现在有急事。”
  杜仲张口。
  似乎也是看出了杜仲的神色不对,杨天辰并没有强行要求,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轰!”
  伴随着如同野兽咆哮的发动机轰鸣声,杜仲把油门踩到底,疯狂的冲了出去。
  半小时后。
  车子停在了杜仲和古慕儿的房外。
  下车,回家。
 
  “不用。”
  木老摇了摇头,张口道:“看见你好起来,我也就放心了,仇一定会报,但也要切记,不可
  监控员一脸疑惑的摇摇头,说道:“最近这一年的监控都没丢,偏偏就你们要查的那两天给丢了,我也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班长。”
  毛强立刻转过头来,一脸的凝重。
  “丢失监控录象是那天是谁值班?”
  杜仲立刻张口询问。
  随后,在杜仲和毛强的连番查询中,发现当天负责监控的人员,已经离职了,根本就联系不上。
  无奈之下,杜仲和毛强只能找来当时值班的机场人员,一一询问。
  这一问,就问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上八点。
  在众多得到的消息中,俩人才确定。
  绑架古慕儿的人,带着古慕儿上了一架飞机。
  而那张飞机的目的地。
  是青源省!
  走出机场。
  杜仲立刻打电话给木老。
  “师父。”
  电话接通,杜仲喊了一声,便立刻问道:“我想知道,那不可知地和周家,是不是在青源省?”
  “看来你查到了。”
  木老轻叹了口气,张口道:“没错,就在青源省。”
  “谢谢师父,我知道了。”
  杜仲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知道这个消息后,杜仲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已经湮灭的希望,也再度生出了一丝曙光。
  既然对方要杀古慕儿,又怎么会这么兴师动众的把人带到青源省去杀?
  这么看下来,对方很有可能只是绑架,并没有对古慕儿下死手。
  而且,是在绑架的第二天,周家圣女才告诉他,她杀了古慕儿。
  这事很蹊跷。
  以周家圣女的脾性,如果真要杜仲死心的话,必然会在说这话时拿出充足的证据来,甚至可能会带着古慕儿一同前往。
  但她并没有这么做。
  最重要的是。
  杜仲发现,小白一直跟着古慕儿。
  因为有小白的保护,所以杜仲离开以后也并没有太担心古慕儿的安危。
  而如今,古慕儿消失了,小白也不见了。
  按道理来说,如果古慕儿被杀,小白应该能凭借它的速度逃出来,并且来找到自己的。
  但,小白一直没有出现。
  “嘀嘀嘀……”
  就在杜仲沉思的时候,拿在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
  杜仲看也没看,直接接起电话。
  “杜仲。”
  电话那头,传来杨柳的话声,无比紧张地说道:“刚才小白突然跑来莲花山,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了,怕是被人打了还是怎么的,你快过来看看。”
  “我马上过去。”
  听到小白的消息,杜仲想也没想,立刻就开着警员帮他开过来的车子,一路朝着莲花山,无比焦急的赶了过去……
 
 
第一百七十八章 慕儿在石头里面?!
  “轰轰……”
  在发动机暴躁的轰鸣声中,杜仲很快的就开着车回到了种植基地。
  车子刚停。
  杨柳就从一个专门堆放成熟铁皮石斛的仓库里跑了出来,焦急的朝杜仲挥手。
  “什么情况?”
  杜仲急忙赶来,走进仓库的同时,出声询问。
  “我也不知道。”
  杨柳一脸慌张的张口说道:“我做完灵茶的样品,刚出来准备观察一下铁皮石斛的生长状况的时候,突然发现小白从山下跑了下来,一身赃兮兮,跑到仓库门口就倒在了地上,我以为它饿了,就带它进仓库去吃铁皮石斛,可是它根本就不吃。”
  闻言,杜仲眉头一紧。
  刚走进仓库,就见到小白躺在三米外,对方着铁皮石斛的地方。
  比之前小了许多的肚子,正在急促的起伏着。
  就像是呼吸不过来的病人一样。
  杜仲不敢再多问,立刻冲上前去。
  “小白?”
  杜仲张口喊了一声,伸手把小白捧在掌心。
  这一捧,杜仲赫然发现,全身脏兮兮的小白身上,竟然有着血迹。
  当即立刻查看。
  发现,小白的四只脚掌都被磨掉了一层皮,就连那双平时很少落地的,如同人类的手臂一般的前掌,都被磨得不成样子。
  或许是因为抱在手心的缘故,杜仲能清楚的感觉到,小白的状态极为不妙,从其心脏的跳动来看,怕是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小白?”
  杜仲再次尝试着喊了一声。
  “吱吱……”
  小白张嘴叫了一声,旋即缓缓睁眼,见到杜仲的第一时间,顿时又叫了起来。
  叫声显得很是激动,也很是着急。
  甚至,脱着已经不行的身体,都要挣扎着站起身来。
  “别动,我先给你治疗。”
  见状,杜仲立刻开口说了一句。
  话声落下。
  小白那挣扎着的四肢,也无力的垂倒了下去。
  “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杜仲转头朝杨柳看了一眼,说道:“别让任何人进来。”
  “好。”
  杨柳深知杜仲医术的厉害,也知道杜仲在治病的时候,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一刻也不敢耽误的点头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把仓库的大门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唰!”
  杨柳一走,杜仲立刻盘坐下来,双掌合在一起把小白捧在掌心。
  体内能量,轰然涌动而起。
  涌入掌心后,立刻变得温和起来。
  透过掌心,温和的能量直接灌注到小白体内。
  “小白一定跑了非常远的路,才会把脚掌都给磨破。”
  “以小白的速度,数十数百公里,根本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伤。”
  “难道说,小白是从青源省,一路跑回来的?”
  一边给小白输送能量来治疗的同时,杜仲一边沉思起来。
  两个小时后。
  杜仲整整消耗了五分之三的能量,才终于把小白体内和四肢的伤势,全部治疗好。
  伴随着伤势的好转,小白那因为急促喘息,而像心脏一般不停起伏的小肚子,才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吱吱吱……”
  伤势痊愈的瞬间,小白猛的就从杜仲的手掌上跳了下来,无比激动的冲着杜仲叫嚷起来。
  那模样,很是急迫。
  小爪子,更是不断的在杜仲面前比划着,似乎是想说什么。
  “杨柳,给我那张华夏地图来。”
  杜仲冲着门外叫喊一声。
  没一会儿,杨柳就拿着地图走了进来。
  见到生龙活虎的小白,顿时才松了口气,问道:“你要地图干嘛?”
  “没事。”
  杜仲摇了摇头。
  闻言,杨柳无奈的嘟了嘟嘴,转身离开。
  “哗!”
  杨柳走后,杜仲把地图打开,平铺在了身前,心中无比期待的看着小白。
  “吱吱!”
  小白一动,快速的冲到地图上,然后小爪子一指。
  所指之处,赫然就是青源省。
  瞬间,杜仲就激动了起来。
  “小白,慕儿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无比激动间,杜仲一把抓起小白,张口问了起来。
  “吱吱吱……”
  小白叫喊起来,仿佛是迫切的想要表达什么,可杜仲却根本无法听清。
  “死了?”
  杜仲张口询问。
  小白立刻平静下来,摇了摇头。
  “活着?”
  问出这话的时候,杜仲自己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生怕小白根本不知道古慕儿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吱!”
  然而,就在杜仲的话声落下的时候,小白奇迹般的点了点头。
  杜仲顿时大喜。
  早已绝望的内心,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的时候,杜仲几乎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切真实的发生在了眼前。
  “走!”
  大喜之间,杜仲立刻收起地图,蹿出仓库,找了个背包,拿了几块能量石,便立刻带着小白直奔机场。
  当天下午,杜仲就带着小白,赶到了青源省。
  “吱吱吱!”
  一下飞机。
  被杜仲藏在怀里的小白就冒出头来,焦急的叫喊起来。
  随后,小白跳到地上,快速的冲出了机场。
  在小白的带领下,杜仲很快的就找到了方向。
  昆仑山。
  来到昆仑山下,杜仲继续尾随着小白,步行进山。
  在山中走了许久,眼前突然一片开阔。
  “三江源头?”
  望着前方无数条水流,在灰色沙漠般的地形中流淌的情景,杜仲眉头一挑。
  “难道,周家会在这里?”
  就在杜仲暗自疑惑的时候,小白突然又叫了起来。
  “吱!”
  随着一个叫喊声的传开,小白撒腿就跑。
  杜仲紧随其后。
  穿过数条河流,来到一块阳光照耀下的湿林边,小白突然停下身型,指着湿林边缘处,一块巨大无比,宛如崎岖山壁一般的石头,叫嚷起来。
  “你是说,慕儿就在这石头里面?”
  杜仲疑声询问。
  小白立刻点头。
  见状,杜仲一愣。
  立刻走上前去,来到那光华无比,甚至连一丝青苔都没有的石头前,伸手一摸。
  这的确是一块石头。
  而且,石头周围没有任何的异样。
  “不对。”
  观察着石头,杜仲眯起眼来,沉思了一会儿,呢喃道:“小白不会骗我,它既然来过就一定记得位置,但是这块石头的确是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吱吱……”
  那边,小白再次叫嚷起来。
  “功德眼!”
  杜仲心中一动,立刻退出几步,走到小白身边的同时,暗暗开启功德眼。
  “恩?”
  功德眼一开,杜仲立刻就呆住了。
  在功德眼的观察下,杜仲赫然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幻境,一个无比巨大的幻境。
  除了眼前的这块大石是真实的之外,其他的所有一切,全都是假的,都是幻境捏造而成的。
  “怎么可能?”
  杜仲心中惊骇。
  从踏入这个幻境到现在,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
  这个幻境,居然如此真实。
  要知道,就连剑区,甚至是帝一剑制造出来的那等幻境,杜仲都能一眼看破。
  而眼前这个巨大的幻境,却没有引起他丝毫的警觉。
  显然,这个幻境已经强大到了,就连武者都发现不了的程度。
  “吱吱!”
  小白继续叫嚷。
  “我知道了。”
  刚一开门,杜仲连灯都不敢开。
  立刻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紫外线和红外线来,自己的在家里面寻找蛛丝马迹。
  很快的。
  杜仲就在客厅发现了打斗挣扎的迹象和线索。
  “这是慕儿的脚印。”
  “除了慕儿以外,还有两个人。”
  “紫外线并没有照到血迹,慕儿的挣扎也并没有太久,好象是被对方绑走了。”
  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所有的蛛丝马迹,杜仲这才放下心来。
  至少。
  按照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对方并没有在家里杀了古慕儿。
  也就是说,还有一丝希望。
  “脚印!”
  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杜仲无比仔细的跟随着脚印,走出房门,在走道上来来回回的无数个脚印中,不断的分辨着古慕儿和那两个人的脚印。
  一边分析一边寻找。
  没一会儿,杜仲就跟着脚印走到了楼下。
  在楼下花园的边缘处,脚印全部消失了。
  杜仲立刻收起紫外线。
  然后打开正常电筒。
  直接就趴在了地上,异常仔细的观察着地面上的泥土。
  因为并不知道绑架时间的原因,杜仲只能观察这片公共区域里是否还有残存的脚印存在。
  找了许久,杜仲确定没有找到三人的脚印。
  显然,那些家伙是在这里上了车。
  “既然上了车,那就好办了。”
  杜仲冷冷的一眯眼。
  原本,他可以直接找人调取监控,来查看。
  但是他并不能确定,对方是开车绑架,还是把古慕儿打晕直接扛走了。
  如果就那么名目张胆的扛出来的话,很有可能线索会断。
  毕竟对方是武者。
  很有可能是非常强大的武者,甚至是达到了心化期会飞的强者。
  一旦是那种强者的话,杜仲就算调取监控也没用。
  而现在,他至少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那个等级的高手。
  否则,客厅里不会有挣扎的痕迹。
  心化期的高手要绑架一个普通人,直接用威压压制,打晕带走就可以了,又怎么会出现挣扎的迹象。
  另外,若是高手的话,一出门就直接飞走了。
  又怎么会走到花园边上,那一道公共区域的路边。
  靠着这些细微的线索,杜仲几乎可以确定,对方是开着车来的。
  即便路面上并没有车轮印记的残留。
  “唰!”
  从裤兜里掏出电话,。
  “班长。”
  电话那头,传来毛强欣喜的喊声。
  “小强,帮我一个忙,我需要调取我们小区的监控录象。”
  杜仲直接张口道。
  “没问题,你们小区属于公家的,所有监控录象都在所里,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毛强张口道。
  “不用,你马上调取录象,我现在就过来。”
  说罢,杜仲直接挂断电话。
  上车,朝着公安局赶去。
  “班长!”
  刚到公安局,杜仲就在门口见到了毛强。
  只见毛强一脸歉疚的望着杜仲,神色尴尬地说道:“对不起,我没保护好嫂子。”
  “不关你的事。”
  杜仲摇了摇头,张口道:“这事,你也管不了。”
  “可是……”
  毛强一脸的愧疚,那模样就差甩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了。
  “真的没事,这事我来处理。”
  杜仲拍了拍毛强的肩膀,张口道:“走吧,带我去看监控。”
  “这边。”
  毛强立刻转身,带着杜仲急匆匆的冲进了监控室。
  此刻,一切已然准备就绪。
  杜仲一到,监控录象立刻开始播放起来。
  只见。
  在监控录象上,两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男人,正扛着晕厥过去的古慕儿,从楼道里走出来,然后直接把人仍上了一张城市型越野车。
  “车牌:A668h”
  直到车子开离小区,毛强才张口道。
  “立刻调取小区左右两侧的录象资料,我要知道这辆车去了哪里。”
  杜仲张口道。
  “没问题,我已经让人找好了。”
  毛强立刻开口,然后对着监控室中的一名监控人员点了点头。
  那监控员,立刻坐到监控显示器前,快速的捣鼓了几下,监控画面顿时一变。
  只见,那张车子离开小区后,直接右转。
  再随后。
  根据各个路口的监控录象。
  杜仲赫然发现,对方竟然直接把车子开到了机场。
  “班长,这是两天前的录象。”
  毛强提醒道。
  “跟我去机场!”
  杜仲并没有在意毛强的提醒,反而直接张口道。
  “好,我们开警车过去。”
  毛强说道。
  杜仲点点头。
  随后,俩人直接开着警车来到机场。
  毛强打了几个电话之后,一名机场安保人员出现,直接把俩人带到了机场的监控室里。
  “两天前,待机厅和停机坪的录象资料。”
  一到监控室,毛强就立刻喊到。
  “调不出来。”
  一名监控人员立刻站起身来,在他身前的监控显示器上,全是恍眼的雪花。
  “怎么回事?”
  毛强一听,立刻上前询问。
  “不知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