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已经被全部打通的经脉

作者: admin 分类: 万发彩票 发布时间: 2018-11-21 19:36
 
  杜仲摇摇欲坠的盯着少女,嘶声道:“我,不但要……要伤她,还,还要杀了他!”
  说着,不知道那里来的力量。
  “师父,送我去后山的矿洞。”
  身心都遭受着巨大的苦楚,杜仲甚至连跟战友们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木老直接一闪身。
  很快的,就带着杜仲来到了矿洞的最深处……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实丹境!
  “嗡……”
  幽寂而空旷的矿洞里,响起一阵风鸣,犹如狂风倒灌。
  在木老那骇人的速度下,杜仲眨眼间,就来到了矿洞的最深处。
  “师父,把我放到中间吧。”
  杜仲喘息着,似乎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闻言,木老顿时按着杜仲的意思,把杜仲放到了矿洞中央,让其盘腿坐下。
  “师父,这次要麻烦您给我护法了。”
  面色惨白,强忍着体内的剧痛,杜仲张口说道。
  木老立刻点头,语气紧张的轻声说道:“一定不许有事,听到没?”
  “师父放心,我还大仇未报呢。”
  杜仲憋出一个笑意。
  嘴角刚一勾,便是想到了古慕儿,心中顿时一痛。
  “啪嗒啪嗒……”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跑步声传来。
  木老眉头一挑。
  转目朝杜仲扫了一眼,却发现杜仲已经紧闭起了双眼,开始恢复治疗。
  “唰。”
  见状,木老身形一动,冲了出去。
  还没冲出矿洞,就见到杜仲那一群战友,正匆匆忙忙朝着矿洞深处跑来。
  “停下!”
  木老张口喊了一声,旋即望着众人说道:“杜仲在里面治疗恢复,不要进去打扰他,这事生死悠关,你们好好在门口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闻言,鳄鱼等人立刻应声。
  所有人如临大敌,快速的冲到洞口戒严。
  与此同时,木老闪身冲到山洞外,为杜仲护法。
  有他在,谁也别想进去,打扰杜仲!
  此刻,坐在能量石矿脉之上,杜仲紧咬着牙关,在剧痛感的刺激下,强行凝聚心神,开始从矿脉中吸收能量。
  “呼……”
  即便闭着眼,杜仲那急促的呼吸声依旧没有停止下来。
  吸收能量的同时,杜仲快速的陷入到意识空间,在精神力的横扫下,开始观察着体内的每一个细节。
  见到破碎的丹田的时候,杜仲不由得苦笑起来。
  “恩?”
  苦笑间,杜仲一凝。
  对于丹田,杜仲早就已经放弃了。
  身为武者,他很清楚破碎的丹田根本不可能修复。
  现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保住性命,就算被废了武功,他也一定能从头再来,为古慕儿为木老报仇!
  然而,就在杜仲抱着这个想法的时候,却发现破碎的丹田里,出现了一把透明的小型剑体。
  “帝一剑!”
  仔细一看,那小剑赫然就是第一剑。
  这个结果,让杜仲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杜仲还清楚的记得,帝一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心惊的同时,杜仲控制着精神力上前查探。
  “居然蕴涵能量?”
  查探间,杜仲微微一凝,旋即心中一震。
  “这小剑之中居然有如此充盈,而且刚正无比的能量?”
  “怎么可能?”
  再细细的感应一番,杜仲赫然发现,蕴涵在小剑中的能量,竟然是他没有消化完的,那一股龙阳果的能量。
  一边吸收能量,蕴养着体内的伤势,杜仲一边沉思起来。
  “当时,龙阳果的能量不是被爆发的黑炎吞噬了吗?”
  “体内的伤势,大部分都是黑炎造成的啊。”
  “难道……?”
  杜仲脑中突然一闪。
  “黑炎只有最后一丝,按理来说,即便在我的全力引爆下,瞬间吞噬了我全身的能量,也不可能将龙阳果的能量完全吞噬掉。”
  “难道,那丝黑火,就是整团黑火的核心。”
  “之所以会一直隐藏在龙阳果的能量中,没有被炼化,是因为龙阳果的能量无法将其练化?”
  “没错,一定是这样!”
  杜仲暗自点头。
  “因为无法练化的原因,龙阳果的能量,才放任黑火肆意的增长动乱,等黑火在爆发中将核心能量分散开来以后,龙阳果的能量才从逐一将其击破,练化!”
  “难怪剩余在小剑中的龙阳果能量会如此充盈和刚正!”
  想到这里,杜仲不由得暗自庆幸起来。
  当时,若龙阳果的能量全力阻止黑火爆发的话,他恐怕已经死在了周家圣女的手里。
  如果龙阳果的能量没能在最后将黑火完全炼化的话,他也会被爆发的黑火,从内到外烧个滚熟,结果一样是死。
  这种异状的发生,对杜仲来说还真应该庆幸。
  “那这把小剑呢?”
  了解了小剑中能量的成形,杜仲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把缩小版的帝一剑上。
  仔细一想。
  杜仲顿时就想了起来。
  当时他准备击杀周家圣女的时候,三名老者前来救援。
  在跟那三名老者碰撞的时候,杜仲感觉到一股很强却又有些软绵绵的,仿佛不是作用在身体上,而会直接作用在体内的能量,把他推了出去。
  也正是那一击,帝一剑碎了。
  上古神剑。
  怎么会那么容易破碎?
  答案只有一个。
  就是剑心没了。
  失去了剑心的神剑,也跟普通的武器无异,只不过比普通武器锋利了一点,硬了一点而已。
  “如果这是帝一剑的剑心的话。”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再突破!易化期!
  丹田,是道家内丹术丹内呈现之处,是上古道教修炼内丹中的精气神所使用的术语。
  道教与武林人士,称人体共有三丹田。
  在两眉间于印堂穴处,为上丹田。
  在心下膻中穴处,为中丹田。
  在脐下三寸关元穴处,为下丹田。
  此时,杜仲下丹田尽毁。
  中丹田,也在杜仲利用能量的刺激下,逐渐的开启。
  伴随着能量对经脉,对穴位的刺激。
  膻中穴处,逐渐的出现了一丝异样。
  杜仲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一块原本空白的区域,突然间生出来一股淡淡的吸引力,若有若无的能量,开始不受杜仲控制的,往其中填补。
  “恩?”
  发现这种情况,杜仲当即就停了下来。
  让中丹田自行吸收能量开启的同时,仔细的观察起来。
  “按理来说,此处是膻中穴,而且又在心下,根本不可能形成丹田才对啊?”
  疑惑中杜仲朝着膻中穴处一看。
  赫然发现,那些不断被丹田吸收的能量,竟有一大部分附着在了膻中穴上,附着的能量越多,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丹田上的吸引力就越大。
  逐渐的,杜仲发现这些能量开始慢慢的凝实起来。
  就像是燕子铸巢一般。
  一层薄薄的能量,开始雾化,笼罩着这一片区域。
  很快的,雾化的能量就散了开来,刚好占据着那一片空白的圆形区域,仿佛燕巢一般。
  “嗡!”
  当着这片区域中的能量,完全定格下来的时候,杜仲全身剧震。
  他分明感觉到,有着一层非常奇怪的波动,从中丹田处,突然爆发出来,波荡着扫过全身的每一寸血肉。
  “咦!”
  惊讶于中丹田这么容易开辟成功的杜仲,控制着精神力朝那一片,被淡淡的能量雾气笼罩的区域探去。
  这一探,却发现精神力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挡。
  因为把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精神力中的缘故,杜仲甚至可以感觉到,精神力进入到中田之后,浑身上下都的出现了一股温凉的爽快感。
  这种感觉,让人极其享受。
  “凝丹!”
  中丹田开辟成功,杜仲也不在迟疑,立刻开始调动体内早已充盈的能量,一边疯狂的压缩,一边将这些能量送入到中丹田内。
  随着第一丝压缩能量的送入。
  杜仲赫然发现,在中丹田的中心处,那一丝能量就仿佛佣懒的小动物一般,突然蜷缩了起来。
  形成一个黄豆大小的小圆球。
  随后,杜仲继续压缩输送能量。
  能量越聚越多,中丹田中的小圆球也越来越大。
  在反复的吸收和灌输了五次满能量之后,那个小圆球终于才成长到了幻丹的大小。
  幻丹虽然凝聚成功,但却并不牢固。
  很有可能会突然溃散。
  为了稳定住幻丹,杜仲又关注了一次满满的能量。
  最终,确定中丹田中的幻丹,已经彻底成型之后,才是缓缓的睁开双眼。
  “呼……”
  从治疗和修炼中转醒,杜仲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
  呼气的同时,杜仲脑中不断的回想着中丹田的开辟过程。
  那一丝丝薄如水雾的能量,为何能可以在人体器官最为复杂的地方,战局一席之地。
  看上去毫无威慑力的丝丝淡雾,就在那简单而佣懒的延伸和覆盖中,把中丹田给开辟出来。
  这是为什么?
  仿佛一吹就会散的薄雾,怎么会有如此霸道,如此强势的一面。
  想着想着,杜仲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在他眼中,如同雾气一般,一吹就会散的能量,在蔓延出去的时候,就仿佛刺猬身上的刺一般,无比的锐利。
  弱小而锐利?
  有什么东西能达到这种效果?
  杜仲深思。
  良久。
  眼前一亮。
  “没错,是意念!”
  “任何一个人,最强大的都不是身体,而是意念。”
  “拥有足够强大的意念,就能变得比你所想要的,更加强大。”
  “把意念,化为力量!”
  “意化!”
  ……
  “轰!”
  就在杜仲深思的时候,又一个轰响声,突然在他的脑中炸响。
  “嗡嗡……”
  冷风紧随而至。
  杜仲转目一看。
  原本幽寂的山洞,此刻竟然五光十色。
  “突破了?”
  就在杜仲愕然的时候,身子微微的一颤,仿佛有着什么枷锁被打开了一般,原本被能量充盈的身体,赫然空荡了许多。
  举目抬头。
  山洞顶上,无数能量汇聚而来,形成一股五彩能量团。
  见状,杜仲大喜。
  他压根就没想到。
  只是花了点时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中丹田的开辟,竟然就领悟了意化期的意境,因为当前他就已经达到了身化期,并且在大战后的修复和修炼之中,将身化期的实力直接提升到了后期的程度。
  这一领悟,竟然就突破了。
  直接突破到了意化期。
  这就意味着,杜仲的实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报仇!
  也多了一分希望!
  “唰!”
  见到五行能量,杜仲不敢怠慢,立刻闭眼吸收。
  在精神力的引导,和五行能量的自行灌入下,杜仲很快的就把所有的五行能量吸收一空,并且全部灌注到了中丹田内。
  然后继续吸收天地能量,将身体补充充盈。
  稍许,杜仲睁开眼来。
  “唰。”
  身子一动,便是飞也似的暴掠了出去。
  下一刹,杜仲就出现在了洞口。
  此时,天色已经灰暗了下来。
  “好了?”
  就在杜仲四目转头的时候,木老的身影,突然从矿山的顶上,缓缓落了下来,神色激动的看着杜仲。
  “恩。”
  杜仲重重的点点头,然后立刻朝木老行了一礼,张口道:“徒儿无能,牢烦师父了。”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木老忍不住喜色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杜仲的伤势,他亲自检查过。
  那种伤势都能恢复痊愈,又怎能叫他不激动?
  要知道,他差点都认为杜仲活不过来了。
  “你那些兄弟,在这里守了一天一夜,我让他们去休息了,你先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吧,省得他们为你担心。”
  木老张口道。
  “等等。”
  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双眸中流露出一丝无比坚定的神色,张口道:“师父,我想知道那不可知地在哪儿?周家在哪儿?”
  “突破了?”
  木老这才注意到,杜仲的气息,跟之前有些不一样。
  应该是说,比之前多出了一分飘渺的气息。
  “恩。”
  杜仲点点头,却并没有一丝喜色,更没有自傲,反而张口道:“没突破之前,我能打败她,突破之后,我就能杀了她!”
  他,要找上门去,为古慕儿报仇。
  即便再引爆一次丹田,即便再一次堵上性命,他也一定要报仇!
  这是他的血性!
  埋在骨子里那股,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他亲人朋友的血性。
  更何况,这是杀妻之仇!
  此仇,不共戴天!
  “我不会阻拦你去报仇。”
  望着杜仲那一脸坚毅的模样,木老轻轻点头,张口道:“但是,你是想去报仇,还是想去送死?”
  “报仇!”
  杜仲紧咬着牙关,吐出两个字。
  “想报仇,就沉静下来。”
  木老深吸一口气,张口道:“周家的势力不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武力更不是你能比拟的,我也知道你报仇心切,但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杜仲猛的一咬嘴唇。
  他知道。
  木老说的这些他都知道。
  可是,一想起古慕儿,他的心就痛得难以承受。
  就有一股子冲动,要杀了周家圣女,甚至是灭了周家的冲动。
  “现在,你需要做的,首先是确认慕儿那丫头到底是否还活着。”
  说到这里,木老张口问道:“你是否亲眼见到慕儿死了?”
  “没有,但是……”
  杜仲摇头张口。
  “没有但是。”
  木老摇摇头,张口道:“你没有亲眼看见,这就对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慕儿的安危到底如何,需要你自己去确定,确定之后再做打算。”
  “咝……”
  闻言,杜仲紧咬牙关,深深的吸了口气,张口道:“好,我这就去确定。”
  杜仲想好了,要确定古慕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首先要从家里查起。
  只要有蛛丝马迹,他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啪!”
  心急着准备回家的杜仲,猛的往前迈了一步,却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师父,那个周家圣女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
  “她的实力?”
  木老想了想,张口道:“神变前期!”
  闻言,杜仲皱眉。
  神变期啊!
  只有突破了心化期,才能达到的神变期。
  那等恐怖的实力,难怪仅凭威压气势,就能在一开始把自己压得无法动弹。
  一开始,杜仲还以为周家圣女是真正的心化期强者,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神变期!
  “我明白了。”
  想到差距如此之大,杜仲才点点头,张口道:“您放心吧,在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我不会轻举妄动。”
  单单一个圣女,便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可想而知,那不可知地的周家,究竟有多强!
  以杜仲现在的实力前往,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想明白就好。”
  闻言,木老松了口气。
  他也知道,杜仲骨子里对情谊有多看重。
  他还真怕,杜仲这一冲动,跑去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好在,杜仲想开了。
  “师父,我送您回去吧。”
  “这把小剑,难道会是武林中流传的,剑丹?”
  一想到这里,杜仲就不由得激动起来。
  剑丹。
  在古时期,只有精修于剑道的武者,才有可能修炼出剑丹来。
  虽然剑丹跟武源功法中的金丹是同样的境界,但是修出剑丹的武者,在攻击力和速度上,会比同境的武者,更加的强大,更加的锋利无匹。
  “呜!”
  心间一激动,疼痛赶顿时加剧。
  “到底是不是剑丹,还得先将伤势治愈再慢慢观察!”
  因为身处能量矿洞中心的原因,杜仲很快的就吸收到了足够的能量。
  有了足够的能量,治疗才正式开始。
  “脏腑已经有一部分能量在蕴养,破碎的脏器,在能量的蕴养下已经开始修复。”
  “现在就只剩下经脉了。”
  望着体内那七零八落的经脉,杜仲不禁苦笑起来。
  在狂暴的黑火灼烧下,杜仲的每一条经脉,都满是烧痕,其中还有不少经脉,被黑火烧得破碎,断裂。
  “必须要先把经脉重新连接起来,然后才能利用能量,重新贯通!”
  想到就做。
  杜仲立刻控制着被吸收到幻丹中的能量,从第一根经脉开始修复。
  能量,如同修补的黏液一般。
  附着在经脉的内外层。
  每移动一分,杜仲都能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
  在经脉内,还残留着些须的黑火能量。
  这些能量就像是冰冷的水,而杜仲所控制的能量就像是滚烫的油。
  两者一相接触,必然会发生爆炸。
  好在,有能量的压制,杜仲还能挺过去。
  很快的。
  杜仲就控制着能量在全身所有经脉上转了一圈,把残余的黑火能量清扫一空的同时,还将能量,附着在所有经脉的内外层,不断的修补。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
  花费了所有的能量,杜仲才将全身的经脉,修复如初。
  随后,杜仲开始重新梳理和贯通经脉。
  应该能量班驳,以及经脉新生的原因,,又出现了堵塞的情况,能量根本无法在经脉中运行。
  在这种情况下,杜仲不得不再一次打通经脉。
  好在,因为幻丹已经凝出,而且之前也打通过一次经脉的缘故。
  这一次,杜仲显得轻车熟路。
  但即便熟悉了打通经脉了方法,但清扫经脉的时候,剧痛感依旧如上次一般,没有丝毫减弱。
  “还好,在修复经脉的同时,内伤也差不多都治好了一大半,要不然还真承受不了这股剧痛!”
  心中庆幸的同时,杜仲开始冲击贯通经脉。
  这一贯通,一天一夜的时间,就飞速的流逝了过去。
  在承受了一天一夜,剧痛的煎熬后。
  全身的经脉,再一次被杜仲打通。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跟剑丹有关,也或许跟经脉的破碎有关,这一次打通经脉之后,杜仲发现体内的经脉,比之前粗壮了好几倍。
  而且强度也大大的增长。
  第二天,正午时分。
  杜仲所有的伤势,都已痊愈。
  经脉贯通完毕。
  体内能量却早已被消耗一空。
  “嗡嗡……”
  心念一动。
  杜仲直接利用精神力,疯狂的吸收天地间,以及能量矿石中的能量。
  一边吸收能量的同时,杜仲一边压缩着刚入体的能量。
  这些能量,并没有进入经脉,反而被杜仲送入了幻丹之中。
  能量吸收得非常快速。
  被压缩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注入到幻丹中。
  伴随着能量的涌入,幻丹越加的凝实起来。
  原本看似虚幻的蓝色能量丹体,逐渐的凝聚出了一颗坚硬的蓝色核心,每一股能量的注入,核心都会稍微的增长一丝。
  “轰!”
  稍许,当得幻丹的最外层也凝聚出硬壳的时候,杜仲脑中轰然一响。
  幻丹,凝实了。
  不,应说是实丹,凝聚成功了!
  这个结果,早已在杜仲的预料之中,当幻丹凝聚出核心的时候,杜仲就知道这一次他一定能将实丹凝聚出来。
  因为早已料到的原因,杜仲并没有因此而激动。
  他很清楚。
  所谓的金丹三境,是需要上、中、下三个丹田全部凝结出实丹,最后将三枚实丹聚合为一,才能成为真正的金丹。
  现在的他,距离金丹境还早着呢。
  下丹田实丹结成。
  杜仲却并没有就此罢手。
  反而借着庞大的能量流,继续不断的压缩汇聚,灌入中丹田。
  在此之前,杜仲从未开发过中丹田。
  一般而言,武者所需要用到的,只有下丹田,中丹田和上丹田几乎用不到,除非是实力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超级高手,才会在无法提升实力的情况下,开发中丹田和上丹田。
  史书里没有记载,他自己也完全不知道,中丹田一旦开发,结果会成什么样……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