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仲有气无力的勾嘴冷笑一声

作者: admin 分类: 万发彩票 发布时间: 2018-11-21 19:36
 
  那等威势,不像是要对杜仲出手。
  倒像是要利用他那恐怖的速度,直接把杜仲撞成两半一样。
  全场大惊。
  望着那冲来的老者,杜仲却是冷冷的勾起嘴角。
  他早已爆了丹田,原本就没打算活。
  只是没能杀掉少女,心中太不甘心。
  眼看着老者就要冲到杜仲身前,所有人都为之心惊的时候。
  “谁敢!”
  一声无比威严的怒喝声,突然从远处传来。
  伴随着这个威严的怒吼声一同出现的,还有一股席卷天下的恐怖气势,如同压城的黑云一般,轰然压了下来……
 
 
第一百七十三章 恩恩怨怨
  “尔敢!”
  震天的怒喝声,带着一股无比庞大的,席卷天下的威压,轰然袭来。
  “砰!”
  伴随着那毁灭性的威压降临,刚攻到杜仲身前的老者,突然间攻势瓦解,身体仿佛遭受到了无比强大的撞击一般,猛的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更是瞬间倒飞回去。
  “唰唰……”
  见黑衣老者倒飞回来,剩余的两名老者急忙闪身前去接应。
  “砰!”
  然而,就在俩人刚刚触碰到倒飞回来的老者的时候,一股无比巨大的力量,顿时从那人身上宣泄而出,将得死死抵抗的三人,齐唰唰的推了出去。
  恐怖的力量,将得三人推到了山顶边缘,才堪堪停下。
  三名老者更是满脸涨红,每个人的眼眸里,都流露出了一股深深的恐惧之色。
  “扑通……”
  与此同时,周围数千名武者,更是在那巨大的怒喝声下,直接被震昏了过去,歪倒遍地。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威势一临,便是让数千武者横躺遍地。
  这般状况,让神秘少女也震惊了起来。
  整个山顶上,只剩下杜仲、神秘少女以及保护她的三名老者。
  “啪嗒啪嗒!”
  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
  只见,一道身影,正从远处,缓步踏空而来。
  虽然步伐极小,但每一步,都是会瞬间掠过近千米的距离。
  几个缓步间。
  来人便是出现在了山顶上空,身体缓缓下落。
  “木仁峰!”
  见到来人,三名保护着神秘少女的老者,顿时神色剧变,失声叫喊出来。
  而躺在地上,面色依旧惨白的神秘少女,更是在瞬间转移目光,死死的盯着目老。
  “呼呼……”
  短促而痛苦的呼吸声中,杜仲强行压制着喉咙中因为喘息而产生的火辣辣的疼痛,举目一看,竟然是木老来了。
  “呵呵……”
  当即,苦涩的勾起嘴角惨笑一声,身体无力的松软下来,倒向地面。
  “啪!”
  见状,木老急忙一把抱住杜仲。
  “师父,慕儿死了……”
  被木老抱在怀里,杜仲一脸苦涩,双眼无神的说了一句,眼角滚烫的泪水轰然决堤!
  “唉……”
  木老长长的叹了口气,张口道:“别说话。”
  说罢,便是立刻开始检查杜仲的身体。
  伴随着能量的输入。
  木老赫然发现,杜仲体内经脉尽碎,就连丹田都破了。
  这个检查结果,令得木老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扑!”
  手掌一动,木老急忙给杜仲输送能量,要为杜仲保命。
  “师父……”
  望着木老心急的模样,杜仲惨笑一声,嘴角有着鲜血涌流而出的同时,张口道:“不,不用救我了,这种情况……死了也就罢了!”
  “别说混账话!”
  木老当即就怒了,怒喝的同时,张口道:“师父一定会救好你。”
  杜仲苦笑一声。
  苦笑间,转头看向神秘少女,还未褪去血红的眼眸里,满满的恨意。
  顺着杜仲的目光,木老把头一转,看向神秘少女和三名老着,爆怒中,森然张口道:“这些人,都要给你赔命!”
  闻言,那三名老者齐齐大惊。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慌和骇然。
  “前辈。”
  当先的老者立刻抱拳拱手,张口道:“今天这件事,完全就是个误会,我们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您的徒弟,我们给您老赔不是,这事都是我们不对,希望您能理解,放我们一马。”
  “误会?”
  给杜仲输送完能量,木老扶着杜仲,让杜仲盘坐在地上,旋即猛的一抬头,滋着牙张口道:“既然是误会,那我也就误会着杀了你们!”
  三名老者的脸色同时阴沉起来。
  脸上的惊慌骇然之色,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来越浓烈了。
  “木前辈。”
  为首的老者站出声来,朝着神秘少女一指,说道:“她是家族的圣女,我知道木前辈不惧,但还是谨慎些好。”
  “是与不是,都该死!”
  木老面色森然,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快速的将手按在盘坐着的杜仲背上,再度给杜仲输送了一些能量,暂且为杜仲吊住一口气之后。
  木老双目一眯。
  一股惊天的杀气,仿佛灭城的风暴一般,轰然自其体内席卷而出。
  那杀气,宛若实质。
  即便相隔近十米,三名老者和少女的脸上都能感觉到如刀刃的刺痛感,那种感觉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就仿佛有人正在用锋利的刀剑,刺着他们的面孔一般。
  仅仅是杀气,就强烈到如此程度。
  若木老动起手来,那结果不可想象。
  感受到杀气的瞬间,三名老者如临大敌,面色凝重色惊慌,齐唰唰的围到少女身周,想跑却又不敢跑。
  因为他们知道,落在木仁峰手里,就算给他们十双腿,也跑不掉。
  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原地等死!
  木老眼皮一挑,手掌一翻。
  一股惊涛骇浪般的能量,瞬间成型。
  就在这股能量即将被木老推向三人的时候,一直躺在地上,死死盯着木老的少女,猛的站起身来。
  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更没有丝毫惧怕的。
  少女直接对着木老质问:“你就是六十年前,拒绝我三祖奶奶的人?”
  木老一窒。
  神色微变。
  “你就是让我三祖奶奶终生不嫁,一生不得欢颜的人?”
  神秘女继续叱责道:“你就是那个被我三祖奶奶求情放走出去,却从没有回去看过她的人?”
  “你这种人,竟然还有脸活着?”
  神秘少女每说一句,话声就会愤慨许多。
  到得最后,更像是在责骂木老。
  “哈哈……”
  闻言,木老笑了。
  原本激怒的神色,笑得无比的沧桑。
 
  右臂突然一挥。
  碎在手中的剑柄,直勾勾的朝着少女和三名老者飞去。
  “唰!”
  为首的老者,猛一挥手。
  将那飞射而来的剑柄碎片,全部扫向一边,然后脸色阴沉的盯着杜仲。
  下令道:“杀了他!”
  “唰!”
  在话声出口的同时,一名老者身形一动。
  便是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骤然冲向杜仲。
  抢夺碎片完毕,正当人群开始骚动,准备厮杀抢夺的时候,王武突然站出声来,说道:“如今帝一剑已经化为碎片,虽然这些碎片极其珍贵,但是再有能力的人,也无法用它再造出一把帝一剑来。”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
  “不如这样,咱们既然身为武者,就各凭本事。”
  “想要得到帝一剑碎片的人,全部可以参加,咱们来一场真正的比试,胜得获得败者的碎片,败者直接离开小镇,如何?”
  王武提议道。
  “好,再比一场。”
  “没错,靠实力来取胜!”
  众人纷纷附和。
  而一旁,紫嫣红却是忧心忡忡。
  晕倒之前,杜仲那番惨状依旧反复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心中更是为杜仲担忧起来。
  想来想去,紫嫣红直接掏出电话打给杜仲。
  结果,却是电话关机。
  现在要去寻找杜仲,根本就是纸上谈兵的事,她连自己晕倒了多久都不知道,在晕倒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杜仲去了哪儿?
  一点头绪都没有,要如何寻找杜仲?
  最终无奈下,紫嫣红也只能同意了王武的提议。
  “好!”
  就在众人点头答应比武的时候,一旁的凌一尘,突然张口说道:“既然有人提议了,那我们就再比一场,明天举行!”
  话说得很是干脆,仿佛所有的决定权都在他的身上一般。
  只不过,这话才刚出口,众人便是朝其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哼!”
  王武更是冷笑一声,说道:“不劳驾了,这场比武我们会自己举行,点到为止,用武者的尊严来判定胜负,不需要浪得虚名的人,在这里徒装权势!”
  “你!”
  凌一尘大怒,直接伸手指着王武。
  “唰!”
  就在这时,所有武者齐刷刷的往前迈了一步,所有人都眼冒寒芒的逼视着凌一尘。
  只要凌一尘敢动手,或者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这些人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
  这般异状,叫凌一尘浑身一颤。
  心中更是生出一丝惊慌,当即便是恨恨的一挥袖。
  “我们走!”
  转身对其他六名裁判老者说了一声,凌一尘等人便是匆匆离开。
  他们知道,在继续留下来,恐怕讨不到好处,反而还会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那可是数千武者啊!
  其中实力跟他们差不多的,还不在少数。
  “哥,杜仲去哪儿了?”
  裁判团离去,陆小颜立刻找到陆羽,拉着陆羽的手臂就问了起来,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忧。
  “不知道。”
  陆羽轻叹了口气,旋即安抚道:“放心吧,以他的实力应该会没事的,而且震晕我们的那个声音,显然是来帮他的。”
  “是吗?”
  陆小颜神色复杂的抬头看向天际。
  当众人正制订着比武规则的时候,隐匿在人群中的仇东生,却是一个转身,直接离开了。
  马权,则继续留在山顶。
  ……
  飞机上。
  在医生的护理下,杜仲终于从昏迷中逐渐的转醒了过来。
  但因为伤势太严重的缘故,医生也没有办法治疗,只能稍微做些护理。
  “醒了?”
  杜仲刚一睁眼,就看到木老坐在旁边,面色担忧。
  “师父!”
  杜仲咬着牙,神色痛苦的喊了一声,旋即问道:“那周家到底怎么回事,当初您不让我进前五,是不是早就预料到可能会出现这个结果。”
  闻言,木老长长的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几个月前,我听到有人把武者大会的规矩给改了,我就知道周家又要出来了。”
  杜仲轻轻点头。
  继续听木老说。
  “六十年前那一届武者大会,我就是现在的你……”
  回忆着从前,木老这才将事情原委,娓娓道了出来。
  原来。
  六十年前,木老横空出世,在当时那一届武者大会上,力压群雄,成为了当时的冠军。
  而那个时候,木老也正好被周家那一代的圣女看上了,要让木老给她做驸马。
  与这一次不同的是,六十年前那一届的圣女,当时直接隐藏了身份和实力,也参加了武者大会,在参加武者大会的那段时间里,跟木老互生倾慕。
  奈何,木老已经有了未婚妻。
  直到武者大会结束,木老夺冠的时候,那个圣女才宣布身份,要让木老做她的驸马。
  而因为未婚妻的缘故,木老当众拒绝了圣女。
  结果,圣女含恨离去。
  而当木老回到家后,却赫然发现,未婚妻已然身死。
  随后,木老也跟杜仲一样,发了疯的去找仇家,只可惜当时木老的实力并不强大,被周家给擒住了。
  最后,是周家的圣女,偷偷的把木老给放了出来。
  木老也明白过来。
  杀他未婚妻的事,是周家人瞒着圣女偷偷去做的,圣女对此并不知情。
  甚至,在放木老离开之前,那个圣女还问过木老,俩人是否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当时,承受着丧妻之痛的木老,咬牙断然拒绝。
  只给圣女留下了八个字。
  “杀妻之仇,不共戴天!”
  得到木老的答复,圣女只得含恨让木老离去。
  木老则当即重新回到世间。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杜仲苦涩。
  听着木老的故事,就像是在说他自己一样,一想到古慕儿,他心里就痛得难以忍受。
  “是啊,没想到她竟然终生未嫁!”
  木老唏嘘感慨。
  “师父,那你之后,有去找周家报仇吗?”
  杜仲问道。
  “世事变迁啊。”
  木老叹了口气,说道:“从那之后,我疯狂的钻研武道,整颗心全都沉浸在了武道一途,可是当我有了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件大事。”
  “与报仇相比,那件事更加重要。”
  “所以,我不得不放下私仇,一直就这样到了现在。”
  杜仲了然的点点头。
  随后,眸中迸发出一丝寒芒。
  “那就让徒儿,一次把新仇九恨,全都报了!”
  杜仲咬牙道。
  “唉……”
  木老当即叹了口气,张口说道:“我让你不要进前五,就是不想让你太耀眼,引起别人的注意,遭遇到和我六十年前一样的事情,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呐!”
  闻言,杜仲眼角泪水滚落。
  一想到在小镇上,不断的高调抢风头,杜仲就忍不住由衷的后悔。
  原本,他认为只要能快速提升实力,高调一点,耀眼一点,也并没有什么错,只要在比武大会中,严格按照木老的要求,不要踏进前五名,就万事大吉了。
  可没想到。
  就是因为那时的高调,让他最终陷入到了这个结局。
  杜仲心中,懊悔不已。
  一想到古慕儿已经死了,眼泪更是不争气的涌流下来。
  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太过悲伤。
  眼泪还未流干,杜仲便是双眼一闭,又昏了过去。
  两个小时后。
  到了开源机场,木老再次打了个电话,直接要来了一架直升飞机,带着杜仲直接飞往莲花山。
  “嗡嗡……”
  直升机来到莲花山上空。
  杜仲的战友们,瞬间就装备好了火力,直接冲了出来。
  小枭更是举着一个大喇叭,出声警告。
  “警告警告,你已经侵入私人区域,请马上离开,否则我们不排除使用武力驱赶。”
  “警告,警告……”
  就在杜仲的战友戒严,纷纷准备开火的时候。
  在高空五十多米的直升机,突然被人把门给推开了。
  木老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
  见到有个老人跳下来,所有人顿时就吓傻了。
  当木老稳步落地的时候,众人更惊!
  同时,也知道是熟人,都放下了防备。
  随后,指挥着直升机降落。
  直升机刚一落地,众人就见到了机舱内的杜仲。
  “谁干的?”
  见到杜仲的惨状,几人勃然大怒。
  “木老,这是怎么回事?”
  鳄鱼愤怒的询问。
  木老摇了摇手。
  “你们继续戒严,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说了一声,木老才转身把杜仲从直升机长抱了下来,一众兄弟也不敢多想,立刻戒严。
  随后,杜仲又把杜仲唤醒。
  让杜仲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
  但混身上下的杀意,却没有丝毫的收敛。
  “唰!”
  手掌一动,木老再度准备动手。
  “唰唰唰!”
  三名老者一字排开,齐齐抵挡在神秘少女身前,保护住少女的同时,为首的老者张口道:“木前辈,还望您看在当年老姐姐为您求过情的份上,放过她最疼爱的孙女,您已经伤了他一生,您还想让她遭受如此巨大的打击吗?”
  木老浑身一颤。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吐出来的同时,木老神色疲惫的闭上了眼,挥了挥手张口道:“滚,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三名老者大喜。
  立刻就要拉着神秘少女离开。
  “放开!”
  神秘少女把手一甩,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依旧死死的盯着木老,不屑地说道:“你以为这就是赎罪吗?你也知道心中有愧吗?”
  “我告诉你,我不稀罕!”
  “你今日不杀我,我来日也一定会杀了你徒弟。”
  “我要让你一辈子的心血,毁与一旦!”
  神秘少女冷冷的指着杜仲,眼眸里流露出无尽的森冷。
  “好毒的心肠!”
  木老的眼皮不由自住的颤动了两下,张口道:“我木仁峰立于天地之间,无愧于人,更没有任何对不起你周家的,唯一对不起的,只有因我而死的未婚妻。”
  说到这里,木老再度深吸了口气,紧紧闭上眼。
  “今日我不杀你们,只是为了当时那一丝恩义。”
  “我与周家,今日便是了断!”
  “他日,周家之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滚!”
  重重的话声,带着一股几乎要震破耳膜的声波能量,从杜仲口中爆出。
  三名老者再次拉扯少女。
  少女还是不走,依旧死死的盯着木老,张口道:“虚伪!”
  话声刚落。
  便是猛一转头,冷冷的盯着杜仲,张口道:“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你是第一个。”
  “你师傅拒绝了我祖奶奶,你拒绝了我。”
  “你们两个,都该杀!”
  “两代恩怨想一笔勾销,痴心妄想!”
  “这一笔恩怨,从今天开始,就落在你我身上,明年重阳,首阳山一战!”
  “你生我死,我生你死!”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
  说完,少女的目光依旧停在杜仲的身上。
  “嘿……”
  ,张口道:“我一定会杀了你,为慕儿报仇!”
  “你活不过明年重阳!”
  少女冷哼一声,张口道:“你会因你师父而死,我要让你师父内疚一辈子。”
  “我承认我杀不了他,但我能杀你!”
  说罢,没等杜仲答话,少女便把目光一转,再度看向木老,张口道:“除非你今天杀了我,否则明年,他必死无疑!”
  “哈哈!”
  木老笑了,一边大笑一边张口道:“让你周家管好你们这些没大脑,自以为皇族目中无人,不懂怜悯之人,若再出来,我见一个杀一个。”
  “我徒弟的仇,我会用你们周家的血来补偿!”
  “哼!”
  神秘少女寒声一哼,直接转身离去。
  三名老者无比谨慎的围绕在少女身边,生怕木老念头一转,又下杀手。
  这边。
  等人走后,木老立刻蹲下身边,一边看着杜仲,一边张口问道:“你现在的情况,你自己最清楚,有没有什么自救之法?”
  “回开源……”
  杜仲张口,声音微弱地说道:“莲,莲花山……”
  话声一落,眼眸中带着强烈的恨意,昏了过去。
  “唰!”
  木老那敢迟疑,立刻伸手抱着杜仲,飞身腾空而起,火力全开,速度达到及至,直接奔着机场冲去。
  “马上给我弄一架专机过来,还有医生!”
  一到机场,木老立刻打电话。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专机准备好,杜仲被送了上去……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杀妻之仇,不共戴天!
  一个小时后,山颠!
  被木老的怒喝声,整整震昏了一个小时,歪倒遍地的武者,才逐渐的醒了过来。
  一醒过来,众人第一时间看向场中。
  却发现杜仲已经消失了,那神秘少女也已经离开。
  人没了,但帝一剑的碎片还在。
  见到满地的帝一剑碎片,众人眼前一亮。
  “唰!”
  其中几人,想都没想,直接就冲上前去,疯狂的抢夺碎片。
  这一动,所有人都动了。
  包括紫嫣红、王武、妙音竹、易天群等人全都上来。
  很快的,地上的碎片就被一抢而空。
  虽然帝一剑已经破碎,但是众人也都知道,帝一剑可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
  帝一剑在杜仲手中的威力,众人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种神器,就算化为碎片,也极其珍贵。
  只要得到一块碎片,掺入铜铁中打造,也能打造出一把利器来。
  因此,众人才会这般疯狂。
  在争抢中,所有实力高强之人,都靠着强大的实力,每人抢到了一片。
  还有一些则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里。
  “众位!”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