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清被秦悦然掐的扭了一下腰连忙躲开了不过这

作者: admin 分类: 万发彩票网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8-30 12:26
 如果传出去的话,估计整个宁南分局的人都要背上处分!
 
    “你有些担心?”苏锐微笑着问道。
 
    叶冰蓝抬起头来,迎着苏锐明亮的目光,说道:“不,打得好。”
 
    对于张元兴的为人,叶冰蓝也有些耳闻,这个人的风评不太好,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次苏锐把他打成重伤,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听着叶冰蓝的回答,苏锐的心情极好。
 
    “不过,我这样极有可能让你背个处分。”
 
    “处分也值得。”
 
    “可是这样我会以为你想追求我。”
 
    叶冰蓝有些恼怒地说道:“我对这些小笼包的感情,可比对你的深多了。”
 
    …………
 
    等到叶冰蓝上班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分局里面风平浪静,审讯室里面干干净净,像是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苏锐自然离开了分局,而那个真正打人的秦冉龙同样不知去向。
 
    分局的副局长王中建走到叶冰蓝的身边,低声问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叶冰蓝实话实说:“后来市局来了几个人,说要接管此案,我就带人撤了,他们怎么处理的,我就不知道了。”
 
    “原来如此,这样最好,这样最好。”王中建觉得自己这次可是好好地拍了一把张元兴的马屁,估计年底的考核很有希望进前三名啊。
 
    看着王中建离去的背影,叶冰蓝的眼中毫不掩饰的掠过一丝不屑。当警察当了几十年,最终当到这个份上,连最基本的宗旨都忘掉了,这不仅是个人的悲哀,更是亵渎了这个职业。
 
    不过,苏锐把张元兴打的那么惨,后者却一点风声都没有走漏出来,马东来几个人的嘴巴也是十分严实,是以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知晓昨晚内情的小刘警察凑过来,在叶冰蓝的耳边说道:“叶队,出事了。”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叶冰蓝以为市局要派人调查此事了,毕竟这次的性质太过严重,捂也捂不住的。
 
    小刘再一次压低声音:“我听我纪委的朋友说,他们今天接到了首都的指示,要开始调查张元兴局长了!”
 
    :神剑,你已经不是票王了,你是票皇。http://piaotian.net
 
 第093章 有钱人的恶趣味
 
    “首都的指示?”
 
    听到小刘说出这句话来,叶冰蓝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首都怎么会直接给宁海的纪委下命令,调查某个副厅级官员?
 
    “是的,确实没错!今天一早纪委还专门开了紧急会议,就是因为这件事!”
 
    “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我和传消息出来的是最好的哥们,他就是纪委秘书一处的!”
 
    闻言,叶冰蓝也难以掩饰心中的震骇,苏锐竟然如此了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今天早晨首都就已经给宁海市纪委下了指示!这得有多大的面子才能办成这件事?
 
    不在体制内混过的人绝对不能理解,这是一种多么惊悚的关系!
 
    想到那个整天嘻嘻哈哈跟在自己后面吃小笼包喝八宝粥的男人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能量,叶冰蓝的嘴角就泛起一丝苦笑来,明明就是一个能量通天的顶级大少,怎么还来扮猪吃老虎?难道这是有钱人的恶趣味?
 
    叶冰蓝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昨天晚上苏锐用自己手机打电话的情形来,难道是那个电话促成了这件事情?想到这一点,叶冰蓝顿时了然了,她不自觉的再次拿出手机,想要翻找通话记录,却又看到了短信中的一行字——美女,这次事情结束之后,能有幸请你吃个饭吗?
 
    “难道说你的请客指的就是今天早晨的小笼包吗?”叶冰蓝自言自语,心中的好心情无限迸发出来。
 
    不过,这一次叶冰蓝是彻彻底底的误会苏锐了,他昨天打那个电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人把秦冉龙在宁海被捕的消息告诉秦家人。
 
    这一次从首都直接下指示到宁海市纪委,完全是秦家人怒了的结果!
 
    …………
 
    已经到了休息日,苏锐一大早便接到了夏清的电话,两人约在下午四点钟见面。
 
    看来,这个姑娘可是要急着感谢苏锐呢!
 
    不知怎么的,一想到要去君澜凯宾酒店,苏锐就想起了拥有一双傲人长腿的君澜女王秦悦然。
 
    “这是男人的本性使然吧。”苏锐摸了摸鼻子,有些自嘲的说道:“咱也就这么一点追求了,可不能被扼杀掉。”
 
    不得不否认,秦悦然这个女人,天生就是穿旗袍的身材。
 
    苏锐再也没有见过穿旗袍比这个女人还要好看的了,一双长腿配上苗条窈窕的身姿,还有那典雅的气质,真是秒杀太多人的眼光。
 
    当苏锐和夏清出现在君澜海滨酒店门口的时候,秦悦然就已经等在了那里,这个女人看到夏清,眼睛眨了眨,露出一种雀跃的神情,当然她的表情是很隐秘的,否则的话,平时彬彬有礼高贵稳重的交际女王,怎么能让人看出这种表情来。
 
    这种隐蔽的表情还是没有逃过苏锐的眼睛,他上次就看出来这个秦悦然和夏清应该很相熟,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让秦悦然等在这里接待的资格。
 
    不过,苏锐看起来倒是多心了,在他面前,秦悦然似乎并没有隐藏自己心思的意思。
 
    “是不是遇到了心上人才打扮那么漂亮呀?”秦悦然看着夏清,笑眯眯的说道。如她所说,夏清今天的打扮确实比平时用心不少。
 
    听到秦悦然的话,夏清的俏脸微微红了一下,轻轻的捏了她的胳膊一下,说道:“死妖精,别乱说话,我跟苏锐是普通朋友,他帮了我不少忙,我自然要好好谢谢人家。”
 
    “感谢人家帮忙还需要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吗?随便请他吃顿饭不就结了,我看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秦悦然并不打算放过已经有些窘迫的夏清,她瞥了一眼苏锐,发现后者正抬头打量着豪华走廊的壁灯,根本没有往这边看上一眼的意思。
 
    “装,我让你再装。”秦悦然在心中撇了撇嘴。
 
    “你真的别乱说啊。”夏清有些着急的说道,边说着还偷偷瞥了苏锐一眼,见到后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无奈,这个秦悦然一贯都是大嘴巴,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避讳遮掩一些东西。
 
    如果下次有什么小秘密的话,真的不能告诉她。夏清攥了攥小拳头,心中哼哼道。
 
    “哎,说实话,这个小伙子长得也蛮帅气的,而且身材也不错,和你倒还挺相配的,你俩可都是魔鬼身材啊。”秦悦然大大方方的打量了苏锐一下,笑眯眯说道,那样子活脱脱像一个女流氓。
 
    这一下,可把夏清闹了个大红脸。
 
    苏锐轻轻咳嗽两声,说道:“我说秦大美女,你在这如此公然的讨论我,是不是直接把我当成空气了?我好歹也是一个大活人啊!”
 
    “我夸你身材好你还不高兴么?再说了,我们姐妹说话你插什么嘴呀?”秦悦然有些不服气地瞥了一眼苏锐,这个女人真不愧是有名的交际女王,跟谁都自来熟,让人感觉一点没有距离和隔阂感,君澜凯宾酒店有她在,也算是有了一根定海神针了。
 
    “好,我不插嘴,我不插嘴。”说着,苏锐还把眼睛往秦悦然的两条雪白长腿之间瞄了瞄,说道:“别光说我们,你的身材也不赖啊,光凭这两条腿可以去当极品腿模了,这样看来,咱俩的身材倒也是蛮般配的呢。”
 
    秦悦然可是毫不示弱,她瞪了苏锐一眼:“怎么,你是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当着夏清的面就这样看别的女人,小心我不把我们家夏清给你!”
 
    “给不给,你说的算吗?长着一双大长腿就可以那么霸道吗?”苏锐接着说道,在斗嘴方面,他还从来没有输过。
 
    “哎呀,你们快别说了,一见面就要吵起来,成什么样子了。”夏清无奈地说道,她也没想到,苏锐和秦悦然这第二次见面,竟然如此不对付。
 
    “我才懒得跟他争呢,这不是怕你吃亏吗?走吧,给你们订了最好的双人包厢,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欣赏海上的日落,不过这价钱可不便宜,夏清,你得做个心理准备呀!”秦悦然再次对夏清眨了眨眼,同时还不怀好意的瞥了一眼苏锐,轻轻哼了一声。
 
    夏清俏脸微红,小声说道:“偶尔来吃一次没什么的,我又不怕贵,也不是出不起这个价钱,再说了,就是付不起,不是还有你嘛,你这个总经理先替我垫着就是了。”
 
    “那可不行,这可是会影响我的业绩的。”秦悦然直接拒绝,然后轻轻掐了一把夏清腰间,道:“别害怕,你可以让你这个小男人来付钱哦。”
 
    夏清被秦悦然掐的扭了一下腰,连忙躲开了,不过这个不经意的扭腰动作却把苏锐给看的愣了一下下,这小妞的魔鬼身材当真不是虚的啊,就这么一下所展现出来的风情,直接就要让人看的愣住了。
 
    苏锐撇了撇嘴:“我怎么是小男人了?好歹也是身高一米八的汉子好不好,我哪里小了?”
 
    秦悦然眼睛在苏锐的身上不善的瞄了瞄,然后抿嘴轻笑道:“你哪里小,我可不知道,只有你自己才清楚。”
 
    “好吧,以德报怨是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你说我小,我便夸你大好了。”苏锐的眼睛瞄了瞄秦悦然的胸部,心想自己也没说错,这姑娘穿着极为修身的旗袍,某些地方的轮廓的确不小。
 
    一双极品大长腿,再加上前凸后翘的身材,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一名国际顶级名模。
 
    秦悦然的脸色顿时微微变了一下,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高耸山峰,然后瞥了一眼苏锐,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眼光的嘛,人小鬼大。”
 
    听到“人小鬼大”四个字,苏锐的眼前顿时飞过一大片乌鸦。
 
    “算了算了,不跟你斗嘴了,你太强了,我甘拜下风。”遇到这种女流氓,苏锐只能认输了,如果夏清不在身边的话,他还可以和秦悦然比一比谁更流氓,可是有这么一个爱脸红的姑娘在旁边站着,苏锐也不能完全把他的流氓一面彻底展现出来。
 
    “你们怎么又掐起来了呢?”夏清无奈的想到,难道这两人是属于冤家属性的吗?怎么秦悦然一见面就非要针对苏锐呢,苏锐也真是的,一点都不让着对方。
 
    “喂,小男人,你还没啥表态呢,我问你,你好意思让夏清付钱吗?是男人就得主动买单!”秦悦然不依不饶,似乎根本没听见夏清的话。
 
    “无论你怎么说,我今天就是不付钱,你就把我当成被夏清包养的小白脸好了。”苏锐也是一步不让。
 
    夏清嗔怪地看了苏锐一眼,说道:“你说话怎么跟秦悦然一样没谱,你是谁包养的小白脸呀,我可不想包养你。”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